百年甲子园的育人之道

在日本,有一项历史悠久的赛事,就是被称为甲子园的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锦标赛。截至

从1915年开始,虽然中间有过3年的间隔,甲子园如同一面不倒的旗帜,在日本高中体育乃至全民心中成为永恒。时至今日,甲子园作为日本体育文化的代表性符号,更是少年心中挥之不去的青春记忆,“夏日”、“呐喊”、“汗水”和“眼泪”是这项比赛给人的印象。98%的高中球员都会在甲子园被打败,然后变得更强,在经历过后更为理性地面对挫折, 更为清楚地看待自己,带着甲子园的记忆, 走向不同的人生。

棒球是在明治维新时期由美国人带入日本的,在当时“学习西方”的政治思潮引领下,棒球很快成了日本学习欧美社会的重要对象。由于棒球比赛本身的战斗意义、英雄主义、团队精神以及在比赛战术上的多样性,棒球在日本呈现出独特的文化融合,迅速成为主流运动。

在日本棒球的发展历史上,著名的俳句诗人正冈子规的推崇,也促进了棒球的推广。传说他不但自己打棒球,还翻译棒球规则,为日本棒球运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击球春风里,轻盈过草原”是正冈子规关于棒球的著名诗句,也是东京上野公园正冈子规纪念棒球场前石碑上铭刻的历史。

此外,明治维新时期著名的教育家福泽谕吉创办的庆应义塾大学也是在日本推广棒球的先驱。在福泽谕吉学习和传播西洋文化的影响下,棒球自然而然地成为庆应义塾大学推崇的体育运动。1903年,庆应义塾大学和早稻田大学开展了棒球对抗赛,成为东京六大学棒球联盟的前身。

棒球在日本的人气逐渐升高,1915年,朝日新闻社将全国性高中棒球比赛视 为“内容投资事业”,比赛在东京的丰中球场举办,这便是甲子园的起点。9年后,每日新闻社也发起了高等学校棒球选拔大会, 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春季甲子园。

比赛受关注程度不断提升,阪神电气铁道株式会社在兵库县西宫市专门修建了阪神甲子园球场和通往球场的铁路。从第10届大会开始,全国大会迁至甲子园球场进行,甲子园成为全国高等学校棒球锦标赛的代称,甲子园球场逐渐成为日本人心中的圣地。

根据甲子园的赛制,全日本47个都道府县的高中棒球部要先在县内角逐,胜出的学校才能进入甲子园,成为全国大会的参与者。据统计,全日本有4000多所高中的棒球部为角逐一个甲子园的冠军而战,每年8月出现在阪神甲子园球场的是各地区的佼佼者。因此,能够到甲子园已经是一种成功,能够参加甲子园更被认为是本地的骄傲。

对于大多数高中球员来说,甲子园是他们奋斗三年的“汇报演出”。甲子园比赛落幕,他们也将告别高中校园,有些步入社会,有些进入大学,仅有极少数人能够获得职业棒球队的青睐,延续棒球梦想。因此, 在甲子园的赛场上毫无保留地展现最好的自己,是这些高中球员在踏上甲子园球场时最大的期待。

正如球场外的标语所说,“98%的高中球员都会在甲子园被打败,然后变得更强”。甲子园的比赛意义不仅是胜负,更是对人生的理解和对青春岁月留下的纪念。虽然技术和对抗上与职业比赛相比尚存差距,但高中生球员“毫无保留”和“不遗余力”,在球场上将自己对棒球的热情、对故土的深情和青春的激情全部挥洒出来,为甲子园留下了一幕幕经典。最近举行的第100届比赛,秋田金足农高校高唱校歌的激情和大阪桐荫高校夺冠时开心飞奔的一幕,都是甲子园带来的感动。

正是这样的激情与纯粹,时至今日,甲子园的文化符号意义更加明显,经甲子园磨砺过的心理、技术、意志以及团队精神,成为高中球员日后人生之路的宝贵财富,这是甲子园文化能够传承的关键。

100届甲子园中,有91届在阪神甲子园球场举办。2019年8月1日,这座属于阪神电气铁道株式会社的球场将迎来建成95年的纪念日。这是见证甲子园百年盛况的球场,也是日本高中棒球比赛的圣地。

甲子园球场的泥土与其他球场的红土不同,是用淡路岛的黑土和来自中国福建的白砂混合而成。甲子园比赛失败的球员可以挖一捧黑土带回家,纪念自己曾经在地区胜出并来到了甲子园。

与众不同的泥土与独一无二的仪式共同构成独特氛围,这样的特色吸引着众多高中球员为之奋斗,也吸引了众多棒球迷和游客前来观赛。

球场根据日本观众购买的习惯,推出甲子园三名物,即球场炒面、咖喱和烤鸡肉串,将其打造成为与观看甲子园配套的美食,在销售方面取得了成功。球场还建有甲子园博物馆,记录甲子园的百年历史和球场的发展历史,成为本地著名观光景点,吸引了众多游客。

阪神电铁也推出了与甲子园相关的联动车票、打折券等,进一步促进了甲子园球场的商业运营效果。

这里的商业运营形成以甲子园为核心的完整循环,包括体育产业、观光产业、交通运输产业等在内的产业网络。甲子园强化文化意义,同时构建全面的商业价值,这带来球场维护工程的资金,以及阪神电铁持续运营球场的资金,为甲子园的持续发展提供了一部分资金保障。

从起源来看,甲子园是媒体内容投资事业的产物。媒体通过投资热点赛事,获得受众关注,并收获广告收入、报刊销售收入、门票收入等,甚至可以通过与之相关的宣传活动、出版活动等,在更多渠道上获得十分可观的收入。朝日新闻社投资甲子园能够获得收益,是其捕捉赛事文化要素,发现感人故事,进一步深度打造甲子园文化含义的核心动机。

作为利润分配,与朝日新闻社共同主办甲子园赛事的日本高校棒球联盟也通过媒体主办赛事获得收益,并用于其他高中棒球赛事的投资,在更广的层面上推动棒球运动的普及,以更多的赛事和技术交流提升高中球员的技术水平,为他们有机会步入职业赛场、延续棒球梦想创造更多机会。

在这样的商业效果影响下,媒体致力于发掘甲子园的文化影响力,高校棒球联盟则瞄准提高高中棒球比赛技术水平,挖掘甲子园的竞技影响力,由此形成赛事运营→内容收益→创造内容→赛事运营的良性循环。主办媒体、高校棒球联盟以及参与赛事的学校和选手均能够从中获益,构成了推动高中棒球运动日益深入人心的内部驱动力。从外部来说,甲子园的成功为更多的作品提供了内容,以《棒球英豪》为代表的漫画作品和《遥远的甲子园》等电影作品获得了大量观众,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促进更多的高中学生加入棒球运动,形成更高层面的良性循环。

首先,从文化发掘角度来说,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士发出号召是体育运动成为文化的起点。通过深度挖掘本地文化中与竞技规则相关联的文化要素,将竞技规则融入本国原生文化中,是最大程度争取受众的关键。

第二,从内容角度来说,胜负并非高中竞技的全部,也无法定义为核心内容。甲子园发掘的是高中选手展现出的体育运动最纯粹的一面,也是青春岁月中最真实的一面。通过赛事将人性的光辉展现出来,本身也是回归体育运动的本心,更是高中体育赛事应有的初心。

第三,企业的全方位商业运营,构建以赛事为核心的全面产业体系,是保障赛事持续运营的关键。体育运动作为文化要素的一部分,其外延的经济意义明显促进赛事本身的健康运营。但是,需要在深度挖掘运动文化商业价值的前提下,全面打造球场、主题活动、促销活动等,与之相关的基础设施也需要完善商业化。

最后是媒体的主导效果。甲子园的初衷是媒体的内容投资事业,这决定了媒体的参与度和关注度。大众传媒参与,特别是媒体主导的公共关系企划,能够更深地实现开掘内容与争取受众,影响力越大的媒体赢得的受众越多,影响力越大。只有媒体的深度参与,完整的产业链闭环才能构建良性循环。

甲子园的成功是文化发现、坚持初心、商业运营和媒体参与共同作用的结果,对发展青少年体育运动有广泛的借鉴意义。

甲子园关于日本校园体育的青春与理想

首先声明一下,这篇文章不是讲甲子园球场,只讲在甲子园进行的一项比赛,全名“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選手権大会”,简称“甲子园”或“夏甲”。

每年夏天,日本各县的代表球队聚集在甲子园,争夺高中棒球的最高荣誉。在一场场挥洒汗水的激战过后,胜利的学校唱着校歌,带着荣誉和斗志继续前进;失败的球队哭着挖黑土作为纪念,来年再战。

甲子园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不言而喻。这项赛事开展于1915年,距今已有百年,2017年是第99届,明年这项赛事将刚好来到第100届。2016年,甲子园有超过4000所学校的几十万学生参与其中。

正赛开始于每年8月,但甲子园的赛季其实比这更长。日本每个县都会进行淘汰赛,决出一支球队,代表本县出征。全国比赛是在日本职业球队阪神虎的主场甲子园进行,和NCAA类似,甲子园全国比赛也是残酷的淘汰赛赛制。

任何时候的一个小问题,可能会让全年努力付诸东流。因此,甲子园的魅力还在于,夺冠的可能是传统强校,也可能是无名小卒,剧情往往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有了这样的关注度,想要去看球的甲子园的观众都需要早早进场,因为去晚了根本没位置,永远满员。观众有各学校来加油的学生和OB(毕业生),朝圣的棒球爱好者,来感受青春的游客。

甲子园正赛期间,电视会不间断播放每一场比赛,报纸会有关于各队的大量新闻,在办公室、街道、娱乐场所,甲子园的话题一直是主流。

甲子园赛事历史悠久,因此相关的活动、传统以及文化也非常之多。这项赛事所承载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一般的高中体育范畴。举一个例子,在日本二战投降日(8月15日)的正午,球员、裁判和观众会进行1分钟默哀。

日本是世界上推广棒球运动最成功的几个国家之一,他们对棒球有特别的情感,国家队叫做日本武士(侍ジャパン)。日本棒球强调团队、纪律、服从,他们会刻苦训练防守和跑垒,力争不出瑕疵。日本教练很喜欢下达牺牲触击的指令,即使是中心棒次,球员也需要随时牺牲自己——虽然数据证明,牺牲打和自由挥击的效率其实差不多。

甲子园作为高中棒球的代表,也一脉相承的体现了这方面的内容。如日本职棒名称上分为一军、二军,一支高中球队亦像是一支军队。甲子园比赛时,监督(即主教练)走上球场只需要几步,但他们不会移动,会叫一个球员(传令)专门传话。

《灌篮高手》是不少人了解日本校园体育的一扇窗户,但由于日本篮球水平有限,实际上,甲子园才真正反映了日本校园体育的全貌。

部内等级森严,低年级学生在前辈面前没有地位,欺凌现象时有发生。监督有绝对的控制权,分配不公、打骂体罚也是见怪不怪。他们的训练刻苦程度远超想象。能够进入甲子园正赛的球队,几乎都是每天5-6小时的训练,全年无休。用漫画《名侦探柯南》的话来说就是: “这是全日本最不服输的人集中的地方!”

甚至甲子园本身就是残酷的,一个王牌投手动辄投100多球,休息不了两天,还要继续出战。甲子园投手被职棒选中后,往往要先休息半年,手臂才能恢复。

当然,在聚光灯下是另一番景象。整齐的队列,激情的对抗,洋溢着青春与活力,带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支持者不遗余力的为球员加油打气,让观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校园时代,仿佛置身其中,一起歌颂阳光,一起为选手们的精彩表演叫好,一起感动流泪。

日本高中的体育部活问题属于成年人,年轻人挥洒青春,即是美好。甲子园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都是毕生难忘的经历。正如甲子园结束后,人们会说,夏天结束了。

能够登上甲子园舞台的球员是幸福的。他们本身有天赋,又付出了非比寻常的努力,配得上目光和称赞。甲子园总会贡献一些职业球员,历史造就的棒球名校如大阪桐荫高等,几乎年年有好的苗子。甲子园表现出色的球员会瞬间变成闪亮的明星。当年的手帕王子斋藤佑树,凭借在甲子园的出色表现,至今仍被球迷和媒体记得。哪怕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那个美好的夏天已伴随他一生。

那些没有这么高天赋、没有这么好机遇的高中球员,为甲子园努力同样是美好回忆。为了梦想他们同样付出了全部,已无遗憾。4000所学校,几十万高中球员,能成为职业的寥寥无几。他们最终会步入社会。为甲子园吃过的苦、流过的汗、滴过的泪,之后也会帮助他们在职场上更好的晋升,这些用人单位也是能看到的。

除了球员们,参赛学校的每个学生都与甲子园产生联系。应援的学生很多,吹奏部要编排曲子,几小时不停的为本校加油;啦啦队要训练有素;后勤要切实到位。就连加油的观众,也要会喊口号,将自己沉浸在球场之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足以称之为“青春”的内容。

一直都收藏着旅日作家毛丹青这条关于甲子园的微博,每当盛夏到来之时,都会让人想起《棒球英豪》里的那些阳光下的热血,那些为了进军甲子园的奋斗。

有人问,你看MLB这样的美国职棒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看日本稚嫩高中生们打的甲子园?我想到了《灌篮高手》中,樱木对老爹说着,我最光荣的时刻,就是现在。一个个年轻无畏的灵魂,为一个目标拼上自己的一切,或许,这就是百年甲子园最吸引人的地方。